首页 信托产品文章正文

中粮信托-红高粱2号项目集合资金信托计划

信托产品 2020-02-15 15 信托计划网
买【中粮信托-红高粱2号项目集合资金信托计划】┃/享/┃/全/┃/国/┃/最/┃/高/┃/返/┃/点/┃【1%-10%】

【合同面签】【返点现结】
点此处进入官网查看项目详情
----------------------以下项目是当天新闻资讯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          

燃财经(ID:rancaijing)原创

作者 | 孔明明

编辑 | 周昶帆

2月1日,一则关于西贝莜面村(下文简称“西贝”)董事长贾国龙的采访引发广泛关注,在那篇报道中,贾国龙说“公司账面现金流只能维持3个月”。

2月8日,另一则关于老乡鸡董事长束从轩“手撕员工连名信”的视频再一次引发热议,视频传达的信息是,尽管老乡鸡在疫情期间面临严重亏损,但束从轩依然选择拒绝员工申请无薪工作的请求。

同样是餐饮企业,木屋烧烤的创始人隋政军则选择接受员工从上到下的“半薪”请求,并说,“这次我选择做狗熊,而不是英雄。”

作为餐饮行业烧烤细分领域的头部企业,木屋烧烤的员工在2月1日隋政军转发了关于西贝的报道文章后,自发地组织了一场请求“工资减半”的减薪运动,据木屋烧烤发布的匿名调查问卷显示,76%的员工自愿支持这一行动。

隋政军称,这次疫情的出现对于他们团队也算是好事,因为“团队到现在为止,还没有经历过这种大型危机”,而2016年现金流差点断掉的“生死不如”的经历,曾让隋政军在内心深处深深植入了一种时时关注公司现金流的警惕。

“现金流就相当于一个人的血液,很可怕。血液平时看似不重要,流一点血你会觉得无所谓,觉得心脏比血更重要。但就是看似不重要的血液,如果全部放光,心脏、肝肺再好,还是得死。”隋政军说。

疫情突如其来,餐饮业步入至暗时刻。在企业家不同举动背后,其实都只有一个简单目的:“尽一切可能,让公司活下来。”

以下为木屋烧烤创始人隋政军自述:

一场自上而下的减薪运动

公司不是情况特别紧张时,老板不会跟员工讲太多事情。

2月1日,我看到很多人转发西贝莜面村困境的那篇文章,我自己朋友圈转发时写道,“我们在坚持,一天是百万级亏损,西贝是千万级亏损,几个亿最多三个月,但有什么办法,只能扛到最后!”

当时我想,西贝作为餐饮行业第二名,贾总在餐饮行业打拼30多年才有今天,连它都有问题,实在太可惜;同时也想到了自己创业不易,心里很难受。我想很多同行当时看到这篇文章应该都有类似的感受。

当时高管们都很关注这篇文章,因为他们想西贝都撑不过三个月了,那我们能撑几个月?

半个多小时后,我们华北地区财务总监胡玉兰给我发了一条微信说:“需要的话,自愿工资减半”,当时我很感动,随后把这个对话发到了朋友圈。

胡玉兰跟隋政军的微信对话 来源 / 隋政军朋友圈            

最开始转发这个截图,目的不是要让大家去干什么。因为胡总在我们公司2003年只有5个人创业时就在,开第一家店时,她就是我们的收银员。她是一个农村小女孩,小孩才一岁多,正是花钱的时候,父母又都是重庆农村的,年前相继得了重病,家里其实很缺钱。

我也听过其他高管伙伴说,小胡最近日子过得挺难,特别缺钱。她收入也不高,不是在一线部门,没什么分红和绩效奖金,实际只有固定工资加奖金,所以在这个时候她主动提出降薪一半,我觉得我们最老的伙伴在关键时候能想到替公司分忧,特别让人感动。

但我没想到,其他高管团队紧接着都去跟进,他们都说自己实际上也在想这件事,他们也很乐意。

隋政军朋友圈截图 来源 / 隋政军朋友圈 注:TMT为核心高管团队            

当时我说没事儿,我想的是不仅仅不减薪,我还准备给员工们提前发春节那段时间的工资。2月2日,核心高管又一次来请示我,我告诉大家:“如果情况再继续恶化,肯定走这一步。”当时高管们集体表态,如果公司一定要做这件事,愿意发动大家一起参与。

我当时表态先看一看,等2月15日之后再说。但没想到,2月2日,高管们发起了减薪请愿行动。

来自全国各地门店的请愿书 来源 / 受访者            

本来我不太相信这个东西,我觉得这里边有些人会被道德绑架,我还担心他们会强迫下面人去摁手印,虽然我看到那个东西挺开心,但这到底是不是大家真正愿意做的,这很重要。

我让IT部门做了一个匿名的问卷调查,问卷里面会问你参与这次降薪保岗的同舟共济活动,是属于自愿还是不自愿,是支持不反对还是被胁迫的,或者说就是反对这件事。当时很多高管跟我说,老隋你不能做问卷调查,万一搞出篓子来,这事就搞大了。

但我觉得不这么问一下就接纳了大家的帮助和支持,这是不对的。我不想当鸵鸟,把脑袋往沙子里面一插,我认为民意就是要大家真正支持你。我这个人比较轴,我告诉他们我要搞,哪怕最后搞明白了大家是不同意,那就不搞,就让公司去顶。大家都说患难见真情,在最危难的时候,我想看看大家到底对公司是怎么想的。

但谁知道结果特别好,出乎我们所有人的意料,目前我们总共收回接近3000份问卷,其中有76%的员工自愿支持,16%不反对,只有5%的人觉得是被胁迫的,或者说本身就反对这件事。当时我们自己认为说有20%的自愿就算不错了,如果能有50%的人是不反对的,我们觉得这事就可以接受,因为最起码有一大半人是不反对你的,但没想到是这个样子。

我真的觉得很欣慰。

“我选择当狗熊,不当英雄”

从1月23日武汉宣布封城时,我开始隐约觉得这次疫情有点严重。

最开始我觉得这次疫情再严重也不会超过3个月,我又是一个乐天派,当时预估,疫情会在2月9日之前结束。那时我其实不慌,因为我经历过SARS,认为病毒跟季节有关,等到天气变暖,病毒就会消失了。

但我们整个营业一下子停掉了,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。平时营业额下降百分之五六,我都紧张得不行。我们每天有报表,看报表是绿的我就受不了,属于下降状态,看到报表都是红的才觉得这个日子过得还算行。现在都不是绿的了,而是悬崖式下跌。

木屋烧烤的销售额变化 来源 / 受访者            

整个团队有一定恐慌,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让大家稳定情绪。第一要对这件事做预判,包括会持续多长时间、影响有多大等,自己要做一个上、中、下的三级判断。

另外是搞清楚,最重要的是要活下去。我们判断这是突发事件,一定会过去,别在突发事件持续的过程中死掉,要尽可能开源节流。

经营上要做预判:到底是关店还是继续经营?我们选择了坚持经营。我当时原则有两条:第一是无条件服从政府安排,配合政府做好防疫工作;第二是一定坚持经营,除非政府要求停。

很多餐饮品牌都说他们停业至1月30号,我当时就说他们1月30号肯定恢复不了营业,因为只要停业了,什么时候恢复就不知道了。后来证明我是对的,那些品牌他们从当时说的1月30号改到2月9号,2月9号依然开不了,又得往后延,而且现在都不给具体时间了。

最简单的方法是把大家都放了,这也是最安全的方法。但放了以后,团队和和营业重启会很麻烦,很可能团队和人心就散了。我觉得哪怕让大家在这扫扫地、拖拖地、做做培训,只要人在一起,心就在一起,团队就不会散,团队才是最重要的。这个策略相对来说比较激进,实际上没有对错,要看你自己判断和自己想要什么。

从1月28号开始,我们连续开了三天高管会议,分别讨论了经营、运营、团队三个层面,并做出了这些决定和判断。

开完会后,我其实想当英雄,没想跟员工讲这些事情,也准备提前全额发工资。当时我甚至通知我们供应商说谁家缺钱,可以把货款提前结给别人。我说,好不容易有了一次做英雄的机会。

但我们另外一个创始人林总劝我,最好还是老实点。后来我琢磨他是对的,还是审慎点好,万一事情不像我想象的那样,疫情真要持续超过3、4个月怎么办?这个过程我有很大的反复,后来选择认怂。

再开会时我说:“我选择当狗熊,不当英雄。”于是后来我愿意接纳伙伴的这份心意,决定让伙伴们跟公司一起共度这个难关。如果那时我没这么做,现在肯定后悔。

虽然你可能没面子,甚至需要员工来帮助企业,但能让企业最后活下来不是最好吗?因为面子把自己企业搞完蛋了,这种案例蛮多的,其实挺可惜。

作为一个企业的负责人,审慎应该比乐观更重要,因为让企业活着,就是对自己、股东和伙伴最大的担当,而不是这时候去显得你自己有多么高大上、多么有英雄气概。

现金流的警惕

这次我能相对比较淡定,很重要的原因是我们现金流状况还算好,如果压力很大,估计我也会选择关店。

木屋烧烤现在有140多家门店,5000名左右员工,月营收约为一个多亿,目前每天我们的亏损额是150万左右,不到200万,一个月差不多亏损5000万。账上的现金流如果完全不采取任何措施,可以支撑三、四个月。

我们跟西贝成本结构差不多,跟原材料相关的是大头,但如果没营业,也就基本没有了这块成本;另外最大的成本是房租和人工成本,我们一个月差不多有近3000万的房租成本,几千个员工都包吃住。如果成本能降低,比如房租能免付、员工工资减半,能撑一年。这中间还有很多工作要做,毕竟房东和员工也不容易。目前很多员工1月份的工资都还没发,我们的状况也很艰难。

2016年我经历过一次这样的事情,当时是被资本坑了,融资协议都签好了,最后说好的投资款却没到。我们当时已经把手上的几千万全投进了规划的新业务,后来只能把刚开始的新业务全都砍掉,亏了2000万左右。

之后我一直害怕公司的资金链会出问题。那段日子生不如死,问谁借钱都没人给你钱,500万都没人给你,最后我把我自己的4套房子卖了三套、抵押给银行一套。你不经历这些,你就不知道有多痛苦。如果当时我没过那一关,估计我和家人都要流落街头。

那年冬天差不多也是这时候,我在北京还给大家开会打鸡血、给大家鼓劲,开完了在回酒店的路上,我老婆当时微信里给我发了一张图,我一看是一个房产证,上面是我老婆的名字,写着一套178平方米的房子。当时我很纳闷,说我们家钱都给公司了,怎么有钱买房子?老婆说我自己P了一个房产证给你看一看,我当时走在路上忍不住眼泪就掉下来了。我就觉得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,沦落到这种地步?但没办法,做企业风险是永恒存在的。

这件事持续了三、四个月才把现金流转正,我在外面租房子也租了三年,后来才把房子又买了回来。

图 / Pexels            

那次等于我们把最宝贵的现金流全都花掉,导致公司的资金链断了。最后我自己凑了2000多万,我们其他股东加起来凑了差不多大几百万,总共凑了3000万,把事情顶过去了。之后我就知道这玩意很可怕,一次被蛇咬十年怕井绳,后来我特别警惕现金流这件事。

当时我和内部高管达成一个共识:不管怎么样,我们要保持公司账上有3~6个月的现金流——如果公司完全停摆,也能支付房租和人工的3~6个月的现金。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睡着觉,这个钱是不允许动的。

自由现金流才是自己的现金流。千万别到最后别人一要账,你自己就负掉了,最后发现帐上一分钱没有了。很多人平时不重视,我们自己分析,这次疫情中最难受的是那些过度发展、甚至举债发展的公司。

本身他们运营还不扎实,又扩张很快,我自己也看到过一些内部资料,有一个企业我都不知道具体名字,它营收几个亿,现在在全国有几百家门店,但账上的现金流基本为0,因为他认为过年这段时间是他收割的时候。

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。失败是成功之母,你没失败过,没尝过这件事情有多难受,怎么会改变?人都是这样。现在我觉得经历这些事挺好,因为我们团队到现在为止,还没有经历过这种大型危机。

但现在的问题跟2016年的问题不一样,当时的问题是我们过度扩张造成的,但主业没太大问题。现在很多企业的主业也没问题,只是短时间的现金流出了问题。2016年资金链的空缺我自己还能顶住,但现在对我来说不是两三千万的问题,而是一两个亿的问题。

现金流就相当于一个人的血液,很可怕。血液平时看似不重要,流一点血你会觉得无所谓,觉得心脏比血更重要。但就是看似不重要的血液,如果全部放光,心脏、肝肺再好,还是得死。

在企业困难的时候现金为王,这句话一点没错。我估计这件事情结束了以后,所有活下来的企业都会得到这个教训。

尽一切可能活下来

对木屋烧烤来说,我觉得目前第一件事情是安全,配合国家做好防疫工作、无条件服从政府的任何要求,因为现在人命关天,要确保好我们员工和顾客的安全;第二件事情是维持公司正常营业,照顾好员工的生活,让团队稳定不散。

为了配合政府防疫,现在我们堂食已经全部停掉,只有少量外卖。外卖收入现在也是杯水车薪,大概占原来收入的20%左右,因为运力根本不够,为了防止疫情,外卖也受了限制。做零售业还可以想点办法,像我们很多门店附近如果发生疫情,国家规定会直接关掉,做什么努力都没用。

最早我动过要跟员工谈工资薪酬的想法,但那时不敢说,怕员工生气、反弹。

这件事情弄不好,团队会散掉,那就宁愿不做。自救运动发起后,我其实还是不敢,最后等到匿名调查问卷结果出来后,我才觉得这件事可以做。

本身疫情可能撑个两三个月就过去了,但如果你为了给自己增加点保险系数,最后把团队搞散了,相当于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,所以当时我坚决要求做匿名调查,做完了以后,公司才最后做决策。

很多人问我,为什么别的企业做不了,你们能做,为什么你们会有这么高的支持率?后来小伙伴的一个回答让我觉得挺好,他说我们的企业文化叫“百城千店,有我一份”,实际上我们一直在把木屋烧烤的事业做成大家的事业,小伙伴中也有很多人说,百城千店有我一份,共度难关也应该有我一份。

我觉得这就是平时对待员工,善良其实大于聪明,要看你跟伙伴是共创共享的关系还是利益互相博弈的关系。如果是后者,到了危难关头别人问你多要点钱甚至要拍屁股走人都很正常。

我们平时的投资分红有一个计划:不管你是穿串阿姨还是总监,只要你在公司工作满三年,就有份额可以去投资、参与分红。到现在为止,我们大概有接近10%的员工有这个份额,在我们做问卷调查时,有公司股份的人的支持率远远高于那些没有的人。

图 / Pexels            

对于其他公司来说,我觉得目前最重要的还是两件事。一件是想办法筹钱、开源节流。实在不行,能处理掉的资产要处理,跟我那时候卖房子一样,当然你得看好你事业,如果你这个事业本身就有问题,也没必要维持。

第二件事情是,你要跟你的团队去聊,该减薪要减薪,不能逞能。我觉得要悲观一点,如果日后好了,多补偿一点,但现在你得活着,只有活着,将来才有希望补偿人家,你现在想当英雄,最后死掉了怎么办?

企业文化现在做肯定来不及,但如果你跟员工真诚地去谈,能谈多少是多少,能少一分就少一分,能减一点就减一点,拿我们一个高管的话说,“就算是个苍蝇腿,我也不嫌”。你一定要记得这是个团队,团队的每个成员对团队和企业,都有一定支持度,人都有情感,别把人性看得太坏了。

本质上我们是小公司,单从员工人数上看,西贝是我们的3倍,海底捞是我们的20倍,现在餐饮企业万一出点问题,对社会影响和稳定就业都会有一定影响。

但关于西贝送员工到盒马上班的事情,我不知道人家企业怎么想的,但我们宁愿给员工发工资,也不会让大家去盒马上班。当企业生意不好的时候,你把你员工送到别的企业去挣工资了,你觉得作为一个老板该这么干吗?员工又会怎么想?你觉得去了阿里他们还会回来吗?这个理如果谁再看不透,我觉得是天底下最大的傻瓜,哪个老板如果觉得这是一个让他避免损失的一条路,我觉得他把公司直接关闭算了。

其实公司目前也没什么大的改变,我们刚开完战略复盘会,要根据现在的整体大环境,对整个年度计划和年度经营做大的修正调整,该干啥干啥。这次情况的严重程度还是大大超出了我们的预测,我推测全面复工可能会拖到3月中旬。但遇到这种情况,是全社会的困难,你得认。

*题图来源于Pexels。


中新经纬客户端2月15日电 15日上午,国新办就湖北组织开展疫情防控和医疗救治工作情况举行发布会。会上,国家卫生健康委党组成员、副主任、湖北省委常委王贺胜表示,确保已排查确诊的患者和疑似患者都能够得到集中收治,确保所有没有收治的患者人数清零。

           

王贺胜 图片来源:中国网

王贺胜介绍,各地卫生健康部门按照中央的统一部署,派出优秀的医务人员,组成医疗队,携带医疗设备和防护用品,从四面八方驰援湖北。截至2月14日24时,各地共派出了217支医疗队,25633名医疗队员,不包括军队派出的医疗队和队员,还调集了三个移动P3实验室,其中在武汉市有181支医疗队,20374名医疗队员。在其他城市,有36支医疗队,5259名医疗队员,这些都大大超2008年汶川特大地震医疗救援的调动规模和速度。中央还安排了19个省份采取“一省包一市”的方式来对口支援湖北省,有关省份主动对接,全力支持各受援市州。经过不懈的努力,特别是采取了针对性强的防控措施,有效压低流行高峰,削弱流行强度,为全国乃至国际疫情防控赢得了时间。

王贺胜指出,在降低感染率方面,湖北省特别是武汉市,根据实际情况制定和落实本地区防控措施,严格落实“四早”措施,切实作好“四类人员”分类集中管理。推动防控力量向社区下沉,各自为战,精准管理,发挥基层的网格力量,使社区成为疫情防控的坚强堡垒,确保不出现第二个武汉。

在提高收治率方面,区分不同情况,分类收治管理现有的全部确诊重症患者,含临床诊断患者,要集中到定点医院救治,确诊轻症患者要在方舱医院集中隔离治疗,疑似轻症患者可以在隔离点治疗观察。

王贺胜表示,我们已经将一批体育馆、会展中心、培训中心等等改造成了方舱医院和隔离收治的场所,完善设备设施,加强服务管理,保障安全和良好秩序。目前,已经开放了9个方舱医院,有6960多张床位,在院患者达到了5606名。

王贺胜还表示,下一步根据需要,要继续腾空医院部分的病房,征用部分场馆,改造为定点医院和方舱医院,确保已排查确诊的患者和疑似患者都能够得到集中收治,确保所有没有收治的患者人数清零。

王贺胜最后指出,在提高治愈率方面、降低病亡率方面,统筹了国家队、各地的医疗队和湖北医疗资源,统一救治标准、工作流程和技术规范,提高救治水平。采取以院包科、以省包科、整建制接管这样一些模式,集中收治重症患者,发挥专家荟萃的优势,实行疑难病例多学科会诊制度,死亡病例讨论制度等等,来完善和推广救治方案。要发挥中西医结合的优势,及早使用中医中药来治疗。同时,强化院感控制,加强医务人员自身的防护。(中新经纬APP)


本次全明星周末,卢卡-东契奇将同时参加新秀赛和全明星赛,成为队史首位同时参加这两项全明星赛事的球员,东契奇的这两种身份恰恰彰显另类一面,他仅仅是一位20岁的二年级生,但却以飞一般的速度成为联盟顶级球星……

           

在新秀赛上,东契奇小试牛刀拿到16分2个篮板5次助攻,他半场结束前的那记超远压哨三分预定了本场最佳进球,和上赛季相比,东契奇的表演欲更强,而他的真正的梦想也将在两天后的全明星赛上兑现。

为正赛热身?MVP候选人玩转新秀赛

2018-19赛季,站在新秀赛舞台上的东契奇是年度最佳新秀;时隔一年,东契奇已经晋升为MVP候选人。正如快船主帅老里弗斯曾经说的那样:“这真是东契奇生涯第二个赛季吗?感觉他已经在这个联盟里打了很长时间,他的球风看上去像是一个40岁的老将,能够在生涯第二年就打出如此表现,这绝对是一个伟大的成就。”

人们一直感慨时光易逝,光阴似箭,但放在东契奇身上,他的年龄增长速度却完全赶不上他的成长速度,如今的东契奇站在新秀赛场上仿佛有一种违和感,他早已无需用这样的比赛去证明自己,相反,唯有新秀赛能够证明东契奇的身份,去反复提醒球迷,这是一个20岁的人,这是一个二年级的球员。

东契奇的快速进化不仅仅体现在球技,还有他的融入能力,在上赛季的新秀赛中,内敛、低调的东契奇打得极其拘泥,让场下观战的诺维斯基看到了自己昔日的影子。而在本赛季的新秀挑战赛上,东契奇却让外界看到了完全不同的一面。

在本场上来后,东契奇两次助攻八村垒完成空接暴扣,从一脸微笑的表情来看,他也非常享受比赛。在首节进行到中段时,东契奇终于开火,面对防守,他张手飙中了一记三分。在第二节还剩53秒时,东契奇再度在外线命中远投,这是他本场第二次得分,当莫兰特、锡安-威廉姆森以及特雷-杨等人肆意表演时,东契奇频频在外线出手似乎显得格格不入。

           

但谁又曾想到,东契奇只需要一球就可以技压群芳,抢走所有人的风头,在半场结束前,东契奇慢悠悠运球到中场附近,在时间即将走完时,他用力向前扔去,这记半场压哨超远三分如同一记远程炮弹,精准落入篮筐,这记神来之笔的进球让现场气氛瞬间沸腾,世界联队替补球员兴奋冲入场内庆祝,东契奇笑开了花,和一旁的特雷-杨热情拥抱。这是属于东契奇的印记,看似陌生,但却很合理,作为这片赛场上的星中之星,东契奇本就应该凸显不同寻常之处。

下半场回来,东契奇玩性不改,在一次进攻中,他连续通过变向运球,晃出一条空间,轻松钻入篮下上篮得手,这是东契奇在常规赛常用的动作,在全明星赛场上,这种单挑更像是一场个人秀。在末节最后时刻,东契奇再度获得扣篮机会,他故意在篮筐上吊了10秒,复刻了上赛季新秀赛的一幕。

显然世界联队最终输掉比赛,但东契奇玩得很开心,在本场比赛里,他显然有意放开手脚,秀出真我本色。

对于东契奇而言,新秀赛更像是一场热身,他可以通过这样的比赛找找感觉,适应一下娱乐的氛围,接下来的全明星正赛才是真正的重头戏。

           

入选全明星首发,“迟来”的荣誉

当第69届全明星赛打响时,东契奇的年龄仅仅为20岁353天,他是NBA历史上第9年轻参加全明星赛的球员,同时也是第6年轻入选全明星首发的球员,比东契奇更早打上全明星首发的依次是科比(19岁169天)、詹姆斯(20岁52天)、“魔术师”约翰逊(20岁172天)、伊塞亚-托马斯(20岁276天)和奥尼尔(20岁352天)。

在NBA漫漫历史长河中,但凡能够在21岁之前入选全明星首发,都可归类为“不世出”的天才行列。东契奇成为了自2005年勒布朗-詹姆斯之后最年轻的首发,也是NBA历史上最年轻的首发欧洲球员,这本身就是一种传奇履历。

作为对比,东契奇的老大哥——诺维茨基整个职业生涯14次入选NBA全明星,但却从未被“投”进全明星首发,相比之下,如今的东契奇在年少时便大红大紫,实现了实力和人气的双丰收,在外界看来,20岁的东契奇已经站在了NBA的金字塔尖上,俯瞰世界,

但对于东契奇来说,这却是一次迟来的全明星之旅,在新秀赛季,东契奇便一鸣惊人,打出了一系列绚烂的数据,完成了一连串的壮举,在去年的全明星票选中,东契奇获得424万张选票,仅逊于詹姆斯和字母哥两大天王,但按照现有NBA规则,球迷投票占据权重的50%,球员和媒体渠道各占25%,因为全投票机制的限制,东契奇遗憾落选首发,也没能被教练们选入替补。

当全明星结果出炉时,独行侠正在打比赛,东契奇当时坐在板凳席和身边的人有说有笑,当有人上前告诉他落选全明星的消息时,这位19岁的阳光大男孩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,他若有所思,眼眶泛红,险些哭出声来。

19岁,这本是一个充满迷茫、幻想的年龄,大部分人在这个年龄段尚未探索到努力的方向,但此时的东契奇已经理解到竞争的残酷,承受了这个年龄所不该去承受的压力。

在生涯第二个赛季,东契奇将压力转化为动力,他更进一步,带队战绩大幅提升,刷新了一系列最年轻纪录,全明星周末前12次拿到三双,和詹姆斯并列联盟第一,场均拿到28.9分9.5个篮板8.7次助攻,成为继奥斯卡-罗伯特森以及韦斯布鲁克后,历史上第三位打出这组数据的球员,也是唯一一位在22岁前完成这项壮举的人。靠着无可争议的实力,彻底征服了整个NBA。

正如独行侠总经理唐尼-尼尔森在评价东契奇时所说的那样:“他超出了我们最疯狂的梦想,他接过了德克握了21年的指挥棒,以光速完成了这一切。在第一年,他就一场场的进步,第二年又有了质的飞跃,远远超过了我们的想象和设想,如今他已经成为了西部全明星首发,这是一个梦想。”

           

弹指一挥间,和偶像并肩作战

今年1月底,当TNT公布全明星首发人选时,东契奇正在波特兰的酒店房间里,虽然一切似乎都在意料之中,但当东契奇在电视屏幕上看到自己的名字时,他仍然有一种超现实的感觉。

“有点惊喜。”东契奇当时笑着说道,“能够入选全明星首发,这还是让人感到很惊喜。”

东契奇回忆,自己最早关于全明星的回忆还要追溯到十几岁时,当时身在斯洛文尼亚的他会在凌晨从床上爬起来观看比赛。“我常常会在凌晨3-4点醒来,然后去观看全明星比赛。而现在,我自己就在全明星赛的舞台上,我从来没想过自己能来到这里,这真是梦想成真。”

在东契奇入选全明星后,独行侠在官方推特上也晒出了一张他童年时期的照片,并配上了一段文字:“美梦成真,下一站,芝加哥。”

           

在篮球赛场上,伟大球员之间总会惺惺相惜,因为时代的差距,往往会产生“君生我未生,我生君已老”一类的遗憾,在少年时代,东契奇一直将勒布朗-詹姆斯视作自己的偶像,在他4岁时,詹姆斯进入NBA,当他9岁时,詹姆斯拿到了生涯首个MVP,而如今,东契奇20岁,勒布朗-詹姆斯35岁,一位年少成名,一位老当益壮,这让他们有幸在全明星赛场上相见,并成为队友。

在被勒布朗队选中之前,东契奇就梦想着和詹皇并肩作战,“那种感觉太棒了,每个人都知道勒布朗对我意味着什么,这种感觉自然会非常特别。”

当记者问东契奇是否希望在全明赛上和詹姆斯完成空接配合时,他的回答也展现出俏皮的一面。“我希望能够做到,当然,我也知道我不会是接球扣篮的那个人,这是肯定的。”

除了和詹姆斯做队友外,东契奇还将会在全明星周末见到一位为之仰望的人物——迈克尔-乔丹,在去年12月,东契奇和AJ品牌签订了一份合约,他也坦言,乔丹是导致自己完成这笔签约的主要原因,迄今为止,东契奇还从未和篮球飞人见过面,接下来,他将经历又一个历史性的时刻。

当然,对于东契奇而言,更重要的事情是,他能够通过全明星学到什么,这就好比是一个获得VIP金卡的年轻人突然走进了一个高级俱乐部,他在这里所见到的一切、所接触的顶级球员都会对他的职业生涯产生重大影响。

东契奇的全明星处子秀不由让人想起了基德,在1996年,基德同样在第二赛季被选入全明星首发,在西部队训练时,基德发现巴克利偷走并扔掉了所有队友更衣柜的姓名牌,事实上,这一直是巴克利在全明星赛上的传统,但对于基德而言,这却是一件新鲜事,在生涯首次全明星赛上,基德拿到了7分10次助攻,为他成为历史级球星打下了良好的开端。

24年前,当基德走出全明星赛场时,他向媒体透露:“这次全明星增长了我的信心,我希望自己的队友们也都能感受到这种自信,在全明星队伍里有很多梦之队成员,我在这里能够学到很多,这让我受益匪浅。”

20岁的东契奇将踏入一个全新的舞台,他谦虚地表示:“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。”,可以预想到,在未来,东契奇还将会多次踏上这一舞台,但第一次经历永远令人难忘。

曾经那份纯净的梦想已经实现,接下来,东契奇将带着最初的执着,去追逐更高理想,将斯洛文尼亚男孩的故事续写下去。


标签: 中粮信托-红高粱2号项目集合资金信托计划

发表评论

信托计划网Copyright Your WebSite.Some Rights Reserved.